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近日要闻

近日要闻

【AI创客访谈】黄永祯:决定离岗创业时我没有犹豫

  • 发表日期:2017-04-18 【 【打印】【关闭】
  •    【编者按】为落实创新驱动发展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国家战略,提高研究所科技成果转化的质量和效率,作为中科院第一家响应国家创新创业号召,自动化所于2016年1月25日出台《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关于技术团队离岗创业的暂行意见》,倡导和推进技术团队离岗创业方式促进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在《意见》的引导下,多家智能技术创业公司相继成立。自动化所企划推出【AI创客访谈】系列报道,为您展现自动化所创客风采,一同感受AI创业的激情与梦想。

     

      公司名称: 银河水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成立时间:20166 

      定位:公司以复杂场景下远距离非受控身份识别技术为突破口,自主研发具备国际领先的远距离步态识别技术,可广泛用于智能家居、机器人、无人机和安防监控等应用场景。 

        

      为落实创新驱动发展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国家战略,提高研究所科技成果转化的质量和效率,作为中科院第一家响应国家创新创业号召,自动化所于2016125日出台《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关于技术团队离岗创业的暂行意见》,倡导和推进技术团队离岗创业方式促进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在《意见》的引导下,多家智能技术创业公司相继成立。 

      20166月,银河水滴公司正式成立,自动化所智能感知与计算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永祯任负责人,这也是研究所技术团队离岗创业暂行意见出台之后第二家注册公司。半年时间过去,目前公司的运行情况如何?通过创业公司如何把科研成果变为产品?作为创业公司负责人生活有哪些变化?带着这些疑问,我们专访了银河水滴公司CEO黄永祯。 

        

      Q:是什么样的原因和契机,让您决定全职离岗创业? 

      黄永祯:和时代背景有关系,计算机视觉是我一直以来的研究方向,技术发展到现在,已经达到了能够大规模应用的状态,可以在实际中应用解决很多问题了。这个契机可能是过去几十年都不曾有的。现在,这样的契机到来了,而我们又拥有这方面的技术,我就觉得应该去尝试一下。看能不能抓住这个机遇,把产业化做好。 

      我个人在做出离岗创业的决定的时候是很果断的。在所里出政策之前,我就已经在考虑产业化的事情了。研究所政策一出来,感觉就像量身定做,所以马上就决定了,没有什么犹豫。 

        

      Q:能谈谈您在离岗创业之前的研究工作吗?这些年的工作为创业公司的核心技术做了哪些积累呢? 

      黄永祯:我是2006年进入自动化所攻读博士,2011年毕业后留所,做助理研究员,2013年晋升为副研究员。博士期间,我的主要研究领域集中在图像中的目标分类和检测,毕业后,随着深度学习方法的兴起,也开拓了一些新的方向,包括后来的步态识别。当然这个工作是和过去的许多工作密切相关的,因为识别之前,首先要对目标进行检测、分割,然后分类,这些问题的解决达到一定程度才能解决步态识别产业化的问题。 

      步态识别这个方向,是谭铁牛院士回国后开创的,王亮研究员是这个方向国内培养的第一个博士。我在谭铁牛院士的指导下,跟着王亮研究员,还有其他学生一起,又把步态识别技术往前推动了一步。我们实现了从实验室的理想状态到在室外非受控环境下的步态识别。 

      在离岗创业之前,我在计算机视觉这个领域已经有了将近十年的积累。我感到步态识别这个技术有一定的商用价值,就想利用这个技术,走出一条产业化的路径。 

        

      Q:目前银河水滴公司的产品有哪些,目前技术的研发和产品的推广有什么进展? 

      黄永祯:目前,公司主打的技术是远距离的身份识别,其中步态识别是核心技术,比外还包括人脸、体型、头型、走路姿态等多个特征。也许以后,会产生一个新的更准确的词来指代这种“运用多种特征的识别技术”,表达的就是全身识别这样一个含义。如果是普通的高清摄像头的话,能做到50米以外的识别,这个距离就比较远了。 

      这种远距离身份识别技术,目前主要运用到公安、安防场景下。例如,我有一段视频,可能是马路上距离较远的监控摄像头拍下的,需要快速获知视频里的人是谁。或者要你在其他的摄像头拍摄的视频里搜索,找出视频里的人在哪里出现过。这两种应用都涉及到远距离的身份识别问题。目前,我们已经在和一些省市的公安厅、局洽谈合作事宜了。 

      此外,还有一种“非受控识别技术”,指的是:侧面、背面对着摄像头的时候,机器也能够识别出你是谁,除了公安、安防需要非受控识别,这是智能化家电的发展方向之一。一台家用电器首先需要知道你是谁,才能给你提供高级的交互。这种非受控的身份识别非常适合智能家电产品,这也是我们公司开展的方向之一。 

        

      Q:从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到创业公司的经营者,我想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在创办和运营公司的过程中,您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呢? 

      黄永祯:遇到困难是一定的了。最主要的困难,一个就是你必须要有快速学习能力,特别是在之前并不熟悉的领域里,必须快速学习让自己达到一定的熟悉的程度。之前也有预料到这一定会是一个大的挑战。打个比方,之前在所里的时候很少接触商业上的法律知识,但是在公司的创办和运营过程中,争取投资、与他人合作、竞争,都会遇到很多法律问题。投资方给你一个将近100页的文件,光是把里面的法律术语全部看懂,可能几天时间就耗完了。这就需要快速把短板补起来,不管你是通过和顾问的讨论还是请教专家,但总归要自己弄明白,不可能自己不明不白就把字签了。这样的知识的短板在创业中会不断碰到,需要快速的补齐。 

      还有一个困难就是管理上遇到的问题。在研究所和公司,管理的方式不太一样。以前在所里带学生做科研,主要就是想着和大家一起怎么读paper,想idea,发文章。而现在管理一个创业团队,你需要权衡大家各方面的利益,不仅有经济上的,还有精神上。你要想着怎么样使大家都达到一个良好的状态,管理好大家的期望。每个公司的情况都不太一样,在管理上也不可能有一个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这就要求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去琢磨,不断调整管理方式,找到最适合你的团队的方式,同时不断结合当前的状况去思考和调整。 

        

      Q:听您介绍,感觉创业阶段,要操心的地方太多,会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心累吗? 

      黄永祯:我们团队特别有创业精神,我觉得和大家一起奋斗,很有斗志和信心。可能某个阶段要经常加班的话,身体感觉比较累。但大家的精神状态都特别好。 

        

      Q:您觉得,在公司作为一个创业者,在研究所作为一个科研人员,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黄永祯:我觉得不同主要在两个方面: 

      一是公司这个团队要考虑的维度更多,除了有技术,还有产品,还要考虑财务、市场等等。 

      第二个,就算是技术方面,和研究所也有所区别,研究所基本上是以研究为导向,但在公司,技术方面绝对是以产品为导向的。一个好的研究,不一定能转化为一个好的产品。你要从好的研究中,筛选它是否适合你。比如,研究成果精度很高,但是速度不行,可能也是无法做成产品的。这些东西在研究所的时候就考虑的比较少了。在研究所和公司,面对的时间、压力等因素都是不一样的,公司就要求相对较短的时间里看到效果。 

      当然,我们也会把两者的优势结合起来,我们会把学术界最先进的成果应用到产品之中,改进产品的性能。比如今年CVPR(IEEE 模式识别与计算机视觉学术会议)的一篇做“关键点估计”的文章,实现了快速高精度地把人体的每一个关键点都标注出来,基于这些关键点,再去细致分析它的特征,这一方法对提升识别的精度有不小的帮助。还有上个月facebook公开了他们做超大规模的搜索的代码,我们在使用他们公开的代码之后,大规模搜索的速度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Q: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您有什么展望和期待?有什么小目标? 

      黄永祯:短期内我们希望能够把远距离身份识别这个技术做到极致的水平。在这一步做好之后,我们会尝试把人工智能去用于其他方面的应用,例如提高生产力,改善大家的生活水平等等。 

      目前的小目标主要就是将远距离身份识别技术,在相关领域成熟地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