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近日要闻

近日要闻

【AI创客访谈】张正涛:摸清行业“痛点”,实现技术与需求的无缝对接

  • 发表日期:2017-04-18 【 【打印】【关闭】
  •   【编者按】为落实创新驱动发展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国家战略,提高研究所科技成果转化的质量和效率,作为中科院第一家响应国家创新创业号召,自动化所于2016年1月25日出台《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关于技术团队离岗创业的暂行意见》,倡导和推进技术团队离岗创业方式促进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在《意见》的引导下,多家智能技术创业公司相继成立。自动化所企划推出【AI创客访谈】系列报道,为您展现自动化所创客风采,一同感受AI创业的激情与梦想。

     

      2015年中国全年手机出货量已经超过13亿部,手机盖板玻璃总产量约24亿片。在国内手机生产车间里,盖板玻璃的检测几乎全部依靠于工人的肉眼进行。一方面,大量的人力投入在带来成本提升的同时,并不能有效保证质检合格率;另一方面,质量检测时需要工人们长时间在强光下观察玻璃外观,将对检测人员的视力带来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手机盖板生产厂家对能够实现高效自动化检测的精密视觉检测技术的需求极为迫切。 

      本期【AI创客访谈】专访中科慧远视觉技术(洛阳)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经理张正涛,让他为我们揭秘精密视觉检测技术创业故事。 

      公司名称: 中科慧远视觉技术(洛阳)有限公司 

      成立时间:20161114日,注册资本625万。 

      团队构成:公司现有成员27人,核心算法人员12人,全部为博士及博士后。公司核心团队在显微视觉测量与控制、精密微装配等方向有深厚的积累和一系列创新性的成果,并在军工领域得到成功应用。 

      定位:以科技为引领,致力于精密视觉检测领域的产业技术创新。目前专注于手机盖板玻璃检测方向,具有多项成熟技术与软硬件系统,未来瞄准工业外观精密检测在智能制造中的应用,为中国从“制造”向“智造”转型升级贡献自己的力量。 

           

      Q:公司定位致力于精密视觉检测领域的产业技术创新,目前主要是手机盖板玻璃检测,我们是如何找准这个行业和方向的? 

      A: 张正涛:我们的研究方向有两个:一个是微装配,微小零件装配;另一个是光学元件检测。刚开始我们选题是从榨菜包装机做起的,我们跑了大江南北,重庆涪陵、浙江桐乡等很多地方,几乎把榨菜的生产地都跑全了,后来发现这个事情不太适合我们做。这个算是没做成,但是我们学会了做市场调研。也是一次外出做调研,偶然原因我们去华南区做交流,发现我们的光学元件检测和手机盖板检测的指标以及应用领域都非常像,这让我们突然有了新思路。 

      后来通过查询得知东莞有家无人化工厂,他们2016年的指标就要实现手机盖板检测的自动化。他们的自动化水平比较高,成本控制的也非常好,他们有自己造一些机械手,这样成本就压得比较低,我就觉得这个企业还是很有展示度,而且他们有这个年度计划。 

        

      Q:在寻找合作伙伴的过程中,是否觉得存在行业壁垒? 

      A: 张正涛:当然,双方对接上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开始的时候,我们有个市场调研员采取蹲守的方式,在他们工厂门口天天守着。有一天,碰到了他们的品质总监,说了说我们视觉检测的情况,他们觉得我们很像要干事的人,这样终于才有机会和他们建立起联系。当时,我们也很激动。2015年底春节前,还有十来天就要过年了,我们用我们的设备去采了一星期的数据,他们看了之后很认可。那个厂几乎是不让外人进的,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这一眨眼一年了,我们就在这个上市公司干了一年多,基本上各种产品标准、行业技术方向,就在这里慢慢落地了。这个过程说来也蛮快,其实也蛮辛苦的。 

        

      Q:技术要落地,找准行业结合点非常重要,这方面有什么体会? 

      张正涛:最重要的就是要了解行业的痛点,找准自己的发力点。最大的忌讳就是闭门造车,自己觉得这个东西还不错,很漂亮,非常自信,但是并不知道外面市场需求是什么。如果要走出实验室的话,一定要把这个外面的世界和需求搞清楚,做产业化一定要克服这个。 

      市场定位清楚,关系到创业的成败,市场调研是绝对不可少的。选择什么行业,做什么事情,公司以后的商业模式其实在开始就决定了,将来这个企业能做多大,什么样的发展路径,未来可能是什么样子基本就定下来了。 

        

      Q:从你的感受来说,手机盖板检测这个行业对技术需求怎么样? 

      张正涛:这个行业对自动检测需求还是非常迫切的。目前,手机盖板检测还是纯人工检测,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大概有15万人,数万人都很年轻。人工检测的话,干一段时间眼睛就花了,三个月就会近视,对人体有很大的伤害。这样的话,人员的流失率特别高,有的厂人员月流失率甚至达到10%。我们目睹过一个厂从3000人涨到6000人,年底就只剩下1500人,人员流动特别大,对品质的把控非常不稳定。 

      手机玻璃盖板缺陷检测难题已经存在了七八年,由于技术难以突破一直搁置到现在,行业用工难等问题凸显,新型自动化检测设备的研发已经迫在眉睫了。我们这个项目先后多家投资方,他们都去做尽调,其实都去看过,他们都对这个行业的这个需求都是很认同的。 

        

      Q公司现在已经推出了哪些产品? 

      张正涛:目前我们已经推出了四款产品: 

      一是手机盖板丝印机外挂品控仪,通过外观检CCD,完成丝印外观品相的自动监控、报警、停机等核心功能,促进丝印设备由11机的半自动化方式向1人多机的全自动化方式转变,这个是行业首创。 

      二是手机盖板覆膜丝印外观疵病检测仪,对包膜后的盖板进行出货前油墨区的缺陷检测,稳定提高出货的良品率。 

      三是手机盖板白片外观疵病检测仪,可以根据现场情况进行自动上下料的定制。 

      四是全品相AOI检测仪,包括自动上料、主检测区、分类下料三大部分。 

        

      Q:这个行业里竞争激烈吗?我们在技术上的核心竞争力有哪些? 

      张正涛:目前,我们主要面临的竞争对手还是国外的公司,国内这方面还不是很成熟。客观说,盖板检测还属于一个世界难题。因为盖板有二三十种类型,而且又受到各种环境的各种干扰,它的检测的精度都是在微米级,对研发人员的水平要求很高,硬件研发成本很高,资金投入也很大。因为你要有这种精密仪器,有光学系统,还要有核心的人工智能软件算法,行业门槛比价高。 

      目前,越来越多的企业想投入到这方面,但是还没有特别成熟的,大多还在预研阶段。我们目前的竞争对手主要是德国的一些产品。他们的产品和我们的产品比较,应该说是各有特色,现在全世界还没有一家公司能把所有问题都解决掉,只是在各自的点上突破。 

      我们的当下主要发力点还是在于盖板在印刷过程的缺陷检测,在印刷过程的全检测。目前我们的产品还是属于填补行业空白的。 

        

      Q:与行业里的产品相比,目前我们的技术水平如何? 

      张正涛: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其他的企业能做到我们这个水平。我们的印刷过程丝印机品控仪,目前是非常领先的。人工检测大约10秒钟一片,我们设备的检测速度大概是在3秒到5秒一片,基本上在丝印区的这些品相,我们已经实现了全检,漏检率低于3%,人工漏检率是5%。另外在白片方面,现在德国的设备目前白片的检查速度是3秒,我们能做到1.5秒到2秒。德国设备售价很高,四百多万一台,而且这个环境灰尘的干扰还没有克服。 

      白片检测方面,我们现在已经解决了划伤和崩边的问题,现在还在拓展其他的品相,预计在2018年,我们就会推出经过产线大量测试的白片检测产品,到那时,我们的白片加印刷区的检测结合在一起就是盖板全品相的解决方案。 

      这个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如果首家完成了在行业内的应用以后,你的竞争对手就很难再介入。有两个原因,由于前期作为首家经过测试以后,你的产品指标的提升速度、数据汇总量比别人要大的多。另外,制造业对连续生产和稳定性有极高的要求,轻易不会尝试替代已经很稳定的设备。所以,目前看我们还是走在行业前列的。 

        

      Q:目前公司发展如何? 

      张正涛:现在公司已经有27个人,目前还在继续成长过程中。目前我们是北京研发中心、洛阳生产制造中心和东莞市场售后中心的三地工作模式,已经进入比较良性的一个状态。我们在今年6月份之前将完成从01的这种产品的研发阶段,第一款产品即将面世。预计我们下半年正式进入销售期,从明年开始,2018年开始就会有新产品不断的产生和销售。目前公司估值也达到了两个亿。应该来讲,公司已经从前期的几个人摸爬滚打,走到了一个快速发展阶段,目前整体势头还是可以的,但中间还会碰到很多未知的问题的风险,需要我们不断克服。 

        

      Q:公司下一步发展和未来目标? 

      张正涛:我们有远大的目标,首先就是在产品,目前我们做的东西应该都是填补行业空白。我们希望能做成世界级的领先企业。我们的核心技术主要在以下四个方面,我们称之为一个坦克的四个轮子:精密机械;光学成像系统设计;电子电路部分;核心算法。这就是我们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在这个行业里面,现在没有独角兽,而且智能制造工业4.0,如果不解决外观检测的问题,就难以形成数据流的闭环,工业4.0根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这种劳动力成本上升,必然也会有迫切的需求,目前所有知道品质检测的用人量点企业总人数的30~40%。在这个品质检验环节,是一个行业的痛点和急迫的需求,今天大家都看好这个方向。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来涉足这个行业,那么我们一定要保住目前的优势,现在这个时间节点,包括后面人才的投入、资金的投入,以及我们市场的开拓都要加快,打造我们的四个车轮,打造一个未来世界级的企业。我们“中科慧远”这个名字带有一种期望和目标,希望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能走出一家比较好的具有代表性的,也能发挥所里学科特长、应用于工业外观检测的一个优秀企业。 

        

      Q:从实验室科研技术人员到创业公司CTO有哪些体会可以和大家分享? 

      张正涛:我最近总结了一个词儿,就是叫撕裂式成长。带着团队和技术走向市场的这个过程,其实是一条充满风险和不确定的路,首先从人员管理上可能开始的三个核心人员,成长到十几个人、二十几个人、三十几个人,这个过程中挑战不断,今天你的能力匹配了,可能过上几个月会觉得又有什么事情不胜任。 

      举个例子来讲,就我们经常写的这个算法开发,平常实验室里面都是一个人通关制,基本上一个项目一个人就全干完了,但是面对市场的时候,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算法需要多个人来合作,一旦有短板,就会成为瓶颈。这样的话协同攻关就显得尤为重要。 

      走出来以后,你发现你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人员,考虑的问题方方面面,要肩负着一个团队,一条船的生死存亡,如果你的方向选择错误,或者你的产品定义错了,将造成资金的浪费,这时候可能就意味着死亡。如果你跟不上,就会被市场淘汰掉。但是,经过了一次次困难洗礼以后,反而更加坚定了,也更加明白自己能否承受这个困难。其实这个过程对每个人的成长都很有帮助。确实是撕裂式成长,我现在还兼着总经理、HR、融投资,什么工作都干。当然,随着公司发展越来越好,分工越来越细化,情况会变得好一些。这个也是创业最有意思的地方,你必须不断成长。